主页 > 领导动态 >

援疆工作信札(2)——市疾控中心杨峥嵘同志写

2019-07-11 20:27 来源:未知

  不知不觉到新疆已经2个月了!高原的工作紧张而充实,在这里我不再仅仅是一名专业的艾防技术人员,倒是有点象个公卫的“全科医师”,很多全新的挑战和体验,交织成一段段难忘的经历。

  塔县在八十年代曾经被国家专家排除为鼠疫自然疫源地,本地专家持续开展系统监测,2018年在1具自毙旱獭尸体上找到了鼠疫菌致死的证据,引起了各级疾控部门的高度重视。

  自6月中旬起,我与喀什地区、塔县疾控的鼠防专家一起,先后深入瓦恰、马尔洋、达不达尔、红其拉甫等重点区域,进行鼠疫宿主(旱獭)密度监测、死旱獭检疫、牧犬血清监测以及鼠疫媒介(跳蚤)监测等工作,对乡、村、镇(场)的牧民宣传鼠疫基本知识并发放宣传单。期间我们翻越了至少3个4500米以上终年积雪的大坂,在昆仑山脉和萨雷阔勒岭巨大的山谷中追寻牧民行踪,在乡村小学孩子们清澈的目光前宣讲鼠防要点,在草滩乱石间野炊、跳跃、攀爬前行……种种梦幻般的见闻和经历,我不仅深刻体会到了南疆鼠防人员野外工作的艰辛和高山牧民的淳朴,也学习到了很多书本上不曾有过的宝贵经验。

  借着6月底我中心邹旋同志一行来喀什、塔县对口援助交流的机会,我们和塔县卫健委商定,将由本人主笔,尽快协助本地专家整理近十几年来的鼠疫监测数据和相关历史资料,联手撰写专业论文,同时结合工作现状和问题形成内部工作报告,提交两地政府部门,以进一步促进对鼠防工作的重视,加强相关人员、经费配备和实验室能力建设等。

  5月份塔县的学校水痘疫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试想2000多名一直在高原生活、基础免疫普遍不理想的孩子离开父母,乍到平原上过集体生活,从生活习惯到个人卫生,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而学校相关人员配备和培训又暂时无法跟上,宣传教育手段也严重缺乏,这些问题不解决,水痘事件难保不重演。

  基于以上考虑,在听闻6月下旬中心邹将带队到塔县对接援疆工作后,我向中心郑重提出:选派学校卫生和传染病防治等方面专家,到当地中学交流授课,并发挥中心技术优势,选赠一批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宣传资料,丰富当地学校开展卫生宣传的手段。中心领导的从善如流和兄弟科室的鼎力支持让我倍受鼓舞!6月25日,我陪同中心来访领导、专家,一起到深塔中学进行了学校传染病防控的专题座谈,对初二年级进行了全员讲座,内容涵盖水痘、流感、等学校常见传染病,并对个人卫生习惯养成进行了现场教学培训,此外还向校方捐赠了《校医手册》、《学校常见传染病防治》等书籍,以及部分动画、视频等电子资料,可供在课间、教室里播放,受到了师生的极大欢迎!事后,学校几位领导还多次来电,要求转达对深圳疾控的真诚谢意。我相信,关于一座城市、一群疾控人和一所塔吉克中学的不解之缘,这一切还刚刚只是一个开始。

  塔县既往在艾滋病防控方面工作基础比较薄弱,2018年大部分指标在地区排名倒数第一。一个多月来,我花了很大精力在县疾控中心对相关业务骨干进行信息数据管理和疫情分析一对一培训,并多次到治疗点督导,协商改进门诊布局和建立延伸领药机制,甚至亲自上阵,克服语言障碍做起了高危干预、检测咨询、病例随访和关怀等工作。截至6月底,塔县的全年病毒载量采集、上送与上半年CD4采样、检测工作都达到了100%,信息录入及时、完整率明显改善,高危干预打开局面,治疗覆盖率和有效率大幅提升(去年都是“零”),得到了县卫健委领导的高度评价。

  客观地説,这边的艾防工作与深圳有很大区别,许多工作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有些观念也许要花1-2代人的时间才能扭转。然而我无数次感动于塔吉克病人的善良:曾有一对阳性夫妇,因为怕碰见熟人,特意拖到晚上11点才来抽血,刚好又碰上实验室离心机坏了,等我修好设备、处理完血样,已经是深夜1点多。我走出单位大门后惊讶地发现,那对夫妇居然一直冒着零度的严寒在门外等候,因为担心我和同事在下班回去的路上害怕,执意要送我们……我职业生涯中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也从未想象过,在一个飘雪的夏夜,会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人性的温暖和医患的和谐。我确信,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将是我工作的重要动力。

责任编辑:admin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